当前位置:首页 > 成功案例 > 本所主任林淑菁律师成功代理陈某股东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纠纷二审案

成功案例

本所主任林淑菁律师成功代理陈某股东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纠纷二审案

发布时间:2019-01-16

【基本案情】
广州市某贸易有限公司于2002年3月20日经核准成立,注册资本是50万元,原股东是陈某、居某、张某,其中陈某是原法定代表人。2009年2月9日,经核准变更,广州市某贸易有限公司的股东变更为汤某及案外人徐某,其中汤某占90%股权,是广州市某贸易有限公司的现法定代表人。
2002年3月28日,广州市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广州市某贸易有限公司、广州某玻璃工程有限公司签订协议,约定由广州市某贸易有限公司向广州市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支付200万元,用于抵扣广州某玻璃有限公司所欠广州市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工程款。
2006年6月6日,广州市某贸易有限公司与汤某签订《权益转让协议书》,约定广州市某贸易有限公司将与某经济社签订的土地租赁协议中的权益转让给汤某,转让总金额为860万元。
2008年3月20日,乙方(汤某)与甲方(陈某、居某、张某)签订《权益转让协议书(补充)》,约定甲方同意把甲方名下的广州市某贸易有限公司全部股权转给乙方及乙方指定人的名下,该公司转让给乙方前所发生的所有债权债务,由甲方负责清偿,与乙方无关……在2008年12月31日前,乙方一次性支付给甲方人民币200万元;乙方尚欠甲方的转让费,在甲方办妥上述地块的用地手续取得土地使用证时付清给甲方;本协议与2006年6月6日双方签订的《权益转让协议书》具有同等法律效力,双方均须严格遵守。
2010年6月17日,广州市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以广州市某贸易有限公司拖欠工程款200万元为由,向广州市花都区人民法院起诉,要求广州市某贸易有限公司清偿债务200万元及利息。花都区人民法院查明事实后,作出(2010)花法民二初字第698号民事判决书,判决广州市某贸易有限公司向广州市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支付200万元及利息。判决后,广州市某贸易有限公司不服,提出上诉。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0年12月9日作出(2010)穗中法民二终字第2397号民事判决书,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2010年12月28日,广州市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向花都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经法院采取多次执行措施无发现广州市某贸易有限公司有可供执行财产为由,花都法院于2011年6月23日作出(2011)花法执字第153号执行裁定书,终结该案的执行。
2011年8月4日,广州市海珠区人民法院作出(2011)穗海法民二初第692号民事判决书,就本案第三人广州市某贸易有限公司欠广州市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200万元作出处理,依据汤某与陈某、居某、张某签订的《权益转让协议书(补充)》中的约定该公司转让给乙方(汤某)前所发生的所有债权债务,由甲方(陈某、居某、张某)负责清偿,与乙方(汤某)无关,判决陈某、居某、张某向汤某清偿200万元及案件受理费22800元。判决生效后,汤某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执行案号:(2011)穗海法执字第3679号。
2011年3月16日,广州市花都区人民法院作出(2010)花法民三初字第1157号民事判决书,判决汤某向陈某、居某、张某付清欠款197万元及逾期利息。汤某不服该判决,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1年6月30日作出(2011)穗中法民二终字第1210号民事判决书,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判决生效后,陈某、居某、张某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执行案号:(2011)穗花法执字第1477号。
2012年2月8日,汤某代理人及陈某、居某、张某的共同代理人在海珠法院就海珠法院执行法官黄继锋的询问下,作出答复(2011)穗海法执字第3679号一案,因被申请执行人陈某、居某、张某在花都法院另案申请的(2011)穗花法执字第1477号一案,双方达成协议,债务互相抵消,本案已执行完毕。
2012年6月15日,广州市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以股东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为由,向广州市花都区人民法院起诉陈某、居某、张某及汤某,要求四被告对广州市某贸易有限公司欠广州市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200万元及利息、受理费11400元、保全费5000元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广州市花都区人民法院于同年12月14日作出(2012)穗花法民二初字第858号民事判决书,判决陈某、居某、张某及汤某向广州市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支付200万元及利息、受理费11400元、保全费5000元。
陈某不服(2012)穗花法民二初字第858号判决,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委托林淑菁律师作为二审代理人。
【处理过程】
林淑菁律师承办案件后,及时与上诉人陈某沟通了解案件情况,收集证据资料,分析案情,研究证据资料,向陈某提供专业的法律意见,其后依法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民事上诉状、证据材料。林淑菁律师针对本案具体代理意见为:
1.《权益转让协议书》及补充协议的最终目的是汤某控制广州市某贸易有限公司的土地权益,补充协议将原由汤某直接受让广州市某贸易有限公司的土地权益的方式,变更为汤某通过受让广州市某贸易有限公司全部股权(即控股)的方式间接控制广州某贸易公司的土地权益。所以,上诉人收取的款项是自己应得的股权转让款,该转让款并不属于广州市某贸易有限公司所有。
2. 一审判决审理查明部分漏查本案重要事实,依据(2010)花法民三初字第1157号民事判决书、(2011)穗海法民二初字第穗海法民二初字第692号民事判决书、(2011)穗海法民执字第03679号案询问笔录可证实,(2010)花法民二初字第698号民事判决书及(2010)穗中法民二终字第2397号民事判决书确定的原审第三人广州市某贸易有限公司欠被上诉人广州市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200万元的款项,上诉人张某、居某、陈某已经全部承担了责任,上述款项上诉人张某、居某、陈某于2012年2月8日已经全部支付给被上诉人汤某。被上诉人汤某收到张某、居某、陈某的款项后并没有向被上诉人广州市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支付200万元,滥用广州市某贸易有限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逃避债务损害债权人广州市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利益的是汤某。
3. 根据一审判决漏查的上述事实可证明,上诉人陈某、居某、张某已经履行了合同义务,不存在不履行合同义务,违反合同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规定的情况。因此,一审判决所适用的《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对上诉人陈某、居某、张某作出的第一项判决是错误的。
4. 根据一审判决查明的事实和上述漏查的事实可证明,上诉人陈某、居某、张某三人合法转让公司股份并没有滥用公司股东权利,也没有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逃避债务,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逃避债务损害债权人利益的是汤某。因此,一审判决所适用的《公司法》第二十条对上诉人陈某、居某、张某作出判决是错误的。
【处理效果】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采纳了林淑菁律师的意见,认为从《权益转让协议书》及其补充协议的签约主体、约定内容以及本案查明的事实和证据证实,《权益转让协议书》的性质为土地租赁使用权益转让协议,而《权益转让协议书》(补充)的履行并未改变案涉土地租赁权益的归属,为公司股权转让协议。因此,陈某、居某、张某从汤某处收取的相关款项实际为股权转让款,而非出让广州市某贸易有限公司相关土地租赁权益的转让款。陈某、居某、张某作为广州市某贸易有限公司的股东期间,广州市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诉请受到损害的广州市某贸易有限公司名下的土地租赁权益并未发生改变。另外,对于广州市某贸易有限公司所欠广州市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债务,汤某已经起诉陈某、居某、张某,在生效判决判令陈某、居某、张某向汤某清偿200万元后,陈某、居某、张某已经通过债务抵消的方式向汤某承担了相关的债务。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处理不当,陈某、居某、张某关于不承担案涉债务的上诉理由成立。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3年12月11日对本案作出(2013)穗中法民二终字第346号判决,判决:一、撤销原审判决第二项;二、变更原审判决第一项为:上诉人汤某在200万元的限额内对广州市某贸易有限公司欠广州市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200万元及利息、受理费11400元、保全费5000元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三、驳回被上诉人广州市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本文作者:广东穗恒律师事务所 林淑菁律师、实习人员高春燕、实习生郭晓茵(如需转载需经作者同意)